春夜宴桃李园序

原文

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①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②也。而浮生梦,欢几何③?古人秉烛夜游,良有以也④。况阳春召我以烟景,大块假我以文章⑤。会桃李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⑥。群季俊秀,皆为惠连⑦;吾人咏歌,独惭康乐⑧。幽赏未已,高谈转清⑨。开琼筵以花,飞羽觞而醉月⑩。不有佳作,何伸雅怀⑾?如诗不成,罚依金谷酒⑿。

注释

①夫;用在句首,表示阐发议论的语气。者:用在主语后面,表示语音及语气上的停顿。逆旅:旅馆。逆,迎,迎止宾客的地方。

②过客,过路的旅客。

③而:连接上文,表示顺承关系。浮生:世事无定,人生短促。这是旧时对人生的消极看法。汉贾谊《鹏鸟赋》:“生若浮兮,其死若休。”几何:多少。

④秉烛夜游:谓及时行乐。秉,执。《古诗十九首》之十五: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!”良:实在,的确。以:原因,道理。也:表示肯定语气。

⑤阳春:温暖的春天。烟景:春天的美好景色。大块:大自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:“夫大块噫气,期名为风。”成玄英疏:“大块者,造物之名,自然之称。”清人俞樾认为“大块”是地。见《诸子评议》卷一。文章:错综美丽的色彩或花纹。这里指锦绣般的自然景物。

⑥芳园:即花园。序:欢舒,畅谈。天伦:旧指父子、兄弟等天然的亲关系。

⑦群季:诸弟。古人兄弟按年龄排列,称伯、仲、叔、季。惠连:南朝宋文学家谢惠连,陈郡阳夏人。谢灵运的族弟,当时人称他们为“大小谢”。作者借以赞誉诸弟的才华。

⑧吾人:即吾。相当现代汉语的“我”。咏歌:吟诗,做诗。康乐:即谢灵运。他在晋时袭封康乐公,所以称谢康乐。他是南朝宋的著名诗人,善于描绘自然景色,开文学史上的山水诗一派。这里是作者借以自愧。独惭:犹言自愧。

⑨幽:沉静,闲。清:清雅。

⑩琼筵:喻珍美的筵席。南朝齐谢眺《始出尚书省》诗:“既通金闺籍,复酌琼筵醴。”坐花:坐在花间。飞:形容不断举杯喝酒。羽觞:古代喝酒用的两边有耳的杯子。醉月:即醉于月下,中间省介词“于”。上一句的“坐花”结构相同。

⑾伸:抒发。雅怀:高雅的情怀。

⑿依:按照,根据金谷酒数,泛指宴会上罚酒的杯数。晋朝富豪石崇家有金谷园。石崇常在园中同宾客饮宴,即席赋诗,不会做的要罚酒三杯。石崇《金谷诗序》中有“遂各赋诗,以叙中怀,或不能者,罚酒三斗”的句子

译文

天地是万物的旅舍,时光是百代的过客。人生飘浮无常,好似梦幻一般,欢乐的日子能有多少呢?古人拿着蜡烛,在夜间游乐,确实是有原因的!何况清明温和的春天以秀美的景色来召我们,大自然又给我们提供了一派锦绣风光。现在聚会在桃李芬芳的花园里,畅谈兄弟间的乐事。诸弟聪明过人,都有谢惠连的才华。大家咏诗歌唱,唯独我不能和谢康乐相比而感到羞愧。静静地欣赏春夜的景色还没有完了,纵情的谈论又转向清雅。摆出豪华的筵席,坐在花丛中间,酒杯频传,醉倒在月光之下。没有好的诗篇,怎能抒发高雅的情怀?如有作诗不成的,按照金谷园的先例,罚酒三杯。

相关文言文